柔之媚()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作者:史毅

卫青“凡七出击匈奴,斩捕首虏五万余级。一与单于战,收河南地,遂置朔方郡,再益封,凡万一千八百户。封三子为侯,侯千三百户。并之,万五千七百户”。被汉武帝拜为最大将军

柔之媚()

就是这样一个战功赫赫的人,出身却很卑微。他的父亲叫郑季,是平阳侯家中的小吏,与平阳侯的妾,叫卫媪的私通,生下了卫青。卫青小时候归其父抚养,其父让他放羊。郑季的正式夫人,卫青称先母,先母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兄弟,他们都把他当成奴隶看待,非打即骂,呼来唤去。

卫青有一次随人到了甘泉居室,这里有一个钳徒给他看相说:

“贵人也,官至封侯。”

他苦笑着回答说:

“人奴之生,得毋笞骂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

这时,卫青的同母姐姐卫子夫,由平阳公主家得幸于天子,为了沾傍这门皇亲贵戚,青故冒姓卫氏。

叫成卫青也不见得是好事,反而惹来了祸患。卫青的姐姐卫子夫入宫宠幸于皇上,怀有身孕。皇后无子,很嫉妒,便将卫青抓捕要杀头。他的朋友公孙敖冒死救他岀来,捡了一条命。因祸得福,皇上听说了他的故事,封他为建章监,侍中。其姐子夫封为夫人后,卫青被拜为大中大夫。苦尽甘至,出人头第的一天终于到来。

柔之媚()

卫青于元光五年便为车骑将军,岀上谷,击匈奴,小试牛刀,得胜归朝。元朔元年秋,卫青仍为车骑将军,率领三万骑兵出雁门,击匈奴,斩首虏数千人。第二年,岀云中以西高阙,遂略河南地,又到了陇西,捕首虏数千,获牲畜数十万,打跑了白羊和楼烦王。随后在河南地成立朔方郡,命校尉苏建筑朔方城。

这河南地是什么概念?它包括现在的五原在内的黄河以南那一大片土地。当时黄河沿山而东,尚无河北的后套,故称“河南地”。

秦王朝时,在包头一带成立九原郡,其郡治就叫五原,座落于包头西北,距现在五原还有百余公里。现在的五原秦时称北假,汉时称河南地,是九原郡的西部地。卫青析九原郡为五原郡和朔方郡,五原郡管辖今包头一带,其郡治在九原。今五原划归朔方郡,是该郡东部地。

直到隋唐之际,五原郡的郡治方始西移至今五原县城南的西土城。后来的名称有时叫五原,有时叫丰州,最终由今日的五原县继承了这一古老的称谓,直到现在,再未改变。

为什么要把九原郡取消成立五原郡和朔方郡?主要原因是,华夏古代的数字具有表方位的功能。九,一般代表边远地区。秦王朝时,蒙恬北方河套地区开疆拓土之边境,就是以阴山为界,这已经深入长城以外上千里,谓之塞外,行政区域名称沿用战国赵国的九原县,而升格为九原郡。

到了汉代,地盘已经拓展到阴山之外的漠北,直到居延城,也就是现在的额济那旗。再往西延伸就是西域的葱山之阴,即现在的帕米尔高原,或者到了费尔干那河流域,既中亚的五个“斯坦国”那里。这样,九原不再是边远地区,只适宜于称五原了。

五,在方位上代表中央,故有人将五原理解成了中原,不能说沒有道理。但五原又不是中原,是指秦汉时开辟的一个长城以外的中心地带。

另外,疆域扩大了,行政区划一析为二,更便于管理。朔方郡可能管辖秦王朝所设新秦中的整个地盘。

这是卫青的一大功劳。

柔之媚()

汉王朝与匈奴,于半个世纪战与和的拉锯中,终于全面爆发战争。汉武帝说:

“匈奴逆天理,乱人伦,暴长虐老,以盗窃为务,行诈诸蛮夷,造谋藉兵,数为边害,故兴师遣将,以征厥罪。”

卫青的每次出征,均斩获颇丰,凯旋而归。但这并不意味着匈奴兵少将寡,容易击败。如果匈奴那么容易打,汉高祖时便打趴下了,哪里用得着忍气吞声和亲,韬光养晦地套近乎。

卫青率军作战,总体上胜利,但局部的失败也有。例如元朔二年出征河套地区,骑将军公孙敖战损七千骑士;卫尉李广被匈奴所俘,逮了个机会跑回来了。他们俩人都当杀头,花钱赎为庶人。公孙贺也无功而返。

卫青之所以能打胜仗,有这样两个特点值得鉴取。

第一点,思虑周密,指挥得当。《卫将军骠骑列传》中描述了元狩四年春的一场战斗,卫青率领五万兵马,深入到匈奴腹地。有位投降了匈奴的汉将赵信给单于出主意说:

“`汉兵既度幕,人马罢,匈奴可坐收虏耳。'乃悉远北其辎重,皆以精兵待幕北。”

卫青率军出塞已千余里,荒漠戈壁,人困马乏。他看到匈奴陈万数骑兵以逸待劳,便下令用军车形成环形营垒坚守,而纵五千骑兵去当匈奴。史书中写道:

“会日且入,大风起,沙砾击面,两军不相见,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单于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强,战而匈奴不利,薄莫,单于遂乘六骒,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

这一战其实汉军并不占优势:长途奔袭,孤军奋战。但卫青沉着冷静,从容排兵布阵。特别是善于捕捉稍纵即逝的战机:乘着沙尘暴袭来,两军对面不相见,他派出两支部队从两翼包抄匈奴精兵。单于一下慌了神,拔腿便跑。汉军冒夜追击,犹如砍瓜削菜。到天明已追出二百余里,捕斩首虏万余级,并缴获了匈奴粮草无数。

可能有人会说,是恶劣的天气帮了卫青的忙。天气同样可以帮匈奴的忙。在人不在天气。

第二点,汉家军纪整肃,赏罚分明。关于行赏:元朔二年,卫青以三千八百户封为长平侯。校尉苏建以一千一百户封为平陵侯。校尉张次封为岸头侯。

元朔五年春,皇上拜卫青为大将军,封卫青的三个儿子分别为宜春侯、阴安侯、发干侯。封公孙敖为合骑侯,封韩说为龙额侯,封公孙贺为南窌侯,封李察为乐安侯……跟着卫青干的校尉裨将有九人封侯,有十四人被提拔为将军。

而打了败仗受罚者,最为严重的就是李广。他和匈奴打了七十余仗,许多部下早已封侯拜将,他却因罪而自杀。

柔之媚()

历朝历代的不少诗人很喜欢写诗为李广打抱不平,认为他才是真英雄,死得很冤,甚至用卫青的天幸来反衬他的数奇,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卫青对李广使了什么手脚。我们所看到的历史却不是那样的,而真实的情况是军中无戏言,胜者必赏,败者必罚,丝毫不得含糊,这应该是胜利的保证。

元狩四年春卫青做为大将军在“幕北”与匈奴单于打的那一仗实在是险中取胜。出征前的布置倒是很周密,兵分三路,约定好日期,分进合击。卫青是主军,李广所率为前军,赵食其为右路军。但李广、赵食其这两路军都迷路了,等大将军的军队与单于打完了仗,引兵返回“幕南”时,他们的军队才到来。按照军规,大将军卫青派使者将情状上报朝廷,又令长史簿羁押了李广。李广既不想让他的部下受责,准备一人承担全部责任,又不想受到刀笔史的侮辱,便选择了自杀。这次大将军率军入塞,凡斩捕首虏一万九千余级,战功卓著,而李广寸功未有。他的自尽,应该说与卫青扯不上太大关系。

而且,大将军卫青不是一个颐指气使,用杀伐来摆显自己不可一世之威风的人。元朔六年,他两次率军岀定襄攻击匈奴,斩首虏万余人。但右将军苏建和前将军赵信两人率三千骑兵,独逢单于兵,与战一日,汉兵将尽。前将军赵信投降了匈奴,右将军苏建独身逃回。大将军问周霸等人,苏建怎么处理。周霸说:

“自大将军出,未尝斩裨将。今建弃军,可斩以明将军之威。”

卫青回答说:

“青幸得以肺腑待罪行间,不患无威,而霸说我以明威,甚失臣意。且使臣职虽当斩将,以臣之尊宠而不敢自擅专诛之境外,而具归天子,天子自裁之,于是以见为人臣不敢专权,不亦可乎?”

周霸想让卫青学司马穰苴怒斩监军以树立军威的榜样,但卫青头脑很清醒,牢记自己苦难的岀身,以己度人,不乱开杀戒,伤部下之心,交由天子处置。右将军苏建押解至长安,天子网开一面而不珠,赎为庶人。

其实李广也未必死罪,但他自绝于人世,那就没办法了。

可问题是,大将军卫青“为人仁善退让,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自大将军卫青围单于之后十四年而死,此后竟然再未出击匈奴。当然匈奴也不敢放马过来。

一个以杀伐为务的武将,能够从沙场全身而退,回到尔虞我诈的朝廷中又完好无损,卒老余年,实属不易。而李广在自裁前曾说过这样的话:

“吾尝为陇西守,羌尝反,吾诱而降,降者八百余人,吾诈而同日杀之。至今大恨独此耳。”

杀降卒,罪莫大焉。我们将同为国家长城的卫青和李广之结局放在一起对照,是不是有些发人深省的地方?

柔之媚()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cw3.com/17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