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转载的意思)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本文原载于哈佛商业评论

HBRC :您的人生理想和愿望是什么,目前实现了多少?在您过往的人生历程中,哪些人生信仰一直没有改变过,它们如何塑造您的人生?

储殷我们这一代人,包括我个人,对于个人功绩、个人价值的实现没有太多的考虑。我人生信念中最执拗的一点就是不出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从前旷课、踢球、打游戏,那时候如果说出同伴,总是能够获得从轻处理。但从小父母教育我们的就是不能出卖。做人的本分要守信,要守在这里。

HBRC:信仰和价值观离不开时代背景。对于时代中迷茫的人,他们如何找到信仰并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您有什么经验可以提供借鉴?

储殷:今天所处的物质和消费主义的时代,倾向于将一切物化。所以价值观出现了虚无主义。与七八十年代相比,今天人们的迷茫,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生活得很幸福。没有经历大是大非,没有苦难磨砺,都谈不上信仰,最多可能只能称之为“偏好”。只能表达出“更喜欢什么”。信仰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从时代背景看,某种意义上来讲,当下很多人的不够执着不够笃信,可能也并非是坏事。

我始终觉得人只能做自己,不易引导别人。价值观来自于每个人的人生实践,是自己的体验,要在环境中生长出来。如果觉得什么好,就让别人这样做。最后有可能会是一种虚假,一种表演,那更糟糕。所以我一直觉得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文明底线。它们是规则意义上的,是法治,是意识形态,人们遵守这些就好了。个人自己的信仰,是一件高度个性化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己在人生中寻找。

HBRC :当下商业的新需求和新增长在哪里?我们需如何塑造以人为本的商业,从而实现可持续增长?

储殷:本质上说,以人为本是承认偏好和精神诉求,表现在商业上就是产生很多高级需求。到目前为止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两个机遇:一是未来的技术突破,需要时间来验证。其次是随着富裕社会的到来,因人们在生活中的尊严感、幸福感、价值感的诉求增加而带来的消费升级的需求。它表现为商业提供的社交价值和情绪价值。这个可能更重要。

HBRC :数字化趋势下,商业逻辑也在发生质的变化。生产和需求成为生态系统。您觉得企业需要在哪些方面,利用数字技术的创新不断进取?

储殷:基于“平台抵达用户并决定价值”的逻辑,数字技术的核心首先是渠道被放大,它迫使很多企业选择经营自己的渠道。渠道的价值是越来越多商业人士必须重点考虑的东西。每出现一个新的渠道,都要到里面进行耕耘。因为新渠道意味着新的人群、新的KOL、新的流量、新的需求,意味着后发超越的机会。

在淘宝,头部20%的企业拿走80%~90%的利润;在拼多多,头部2%的企业拿走90%的利润。我们会发现在算法媒体的时代,迫使企业必须寻找新的渠道。大家在考虑视频号的商业价值到底有多大。单从视频来说从长视频到中视频到短视频。互联网数字经济释放出越来越多真正原始的购买力。视频降低了大家的认知门槛和情绪门槛,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视频越来越短,交互性会越来越强。

HBRC :我们正处在最长的商业周期中,您认为企业应该需要具备哪些能力,才能更好地应对当下的危机,以及面对不可预测的未来,穿越周期,实现韧性成长?

储殷:减少投资,保留现金流要意识到企业面对的严酷情况。在三到五年内“活着”最为重要。

商业有两种,一种是面向不确定性勇敢开拓,另一种就是在不确定时,减少冒险。商业需要顺势而为,疫情恰好意味着转换,意味着新旧更替。在商业世界中,60、70年代甚至85年以前的人都将逐渐退场。对于企业而言,实现韧性成长,一是谨慎,不盲目扩张;另一个是平静地面对死亡。鲸落万物生。西方文化的智者讲求如何进,中国文化的智者则重视如何退。

HBRC :我们是否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是否要打开潘多拉盒子?

储殷:一旦被看见,未来就改变了。我个人觉得不要看太远,反而要看得近一点。这个时代物质并不匮乏,人们反而要留点时间给身边的人,留点时间给那些我们过去十年认为没有意义的东西。比如亲密关系,比如发呆……让生活尽可能的慢下来。重回附近,我挺喜欢项彪先生说的这句话。我最近在做的事情,也是在重新找回附近。

HBRC : 新商业和新消费,您觉得它的本质是什么,它们需要具备怎样的内核,提供什么样的价值,才能完成进化,被接纳和保留?

储殷:本质上我觉得是一种权利的变化。传统经济的核心很大意义上是生产者决定需求。虽然说需求是关键,并且反作用于生产,但周期比较长。所以从大逻辑来讲需求决定生产,但从小逻辑看是生产决定需求。还可以通过广告等营销方法塑造需求。但随着数字经济的出现,商业周期越来越短以及生产的快捷和智能化,一个真正由消费者定义需求来生产的时代正在来临。

它就意味着:第一,没有大众消费,只有分众消费。分众消费的特点是偏好非常清晰,偏好就是指令。第二,消费者的不稳定需求,也就是即时偏好,这个模式会要求消费跟生产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消费跟生产的贴合度也会越来越紧密。游戏行业最为明显。未来的发展模式可参考游戏行业,要试玩,包括剧情发展、结局需要会员投票。这种方式会越来越多。它意味着权利的转移,也意味着越能够接近操控人心的地方就越成为商业价值越大的地方。

HBRC :我们一直在讲实现利益共享和长期主义,基于这个诉求,企业和员工,人和社会,以及组织和组织之间,需要从哪些方面思考新契约,从而激发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活力?

储殷:中国的新契约跟西方是有很大不同的。西方表现为一种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底层觉醒,对传统利益结构的冲击。中国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是中央治理效益的提升。所以在中国新契约的制订过程当中,其实主要是政府同过去三十年形成的资本结构进行重新定则的过程。就像我们现在讲资本要知道红灯和绿灯,这个红灯和绿灯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就是新契约。

我们目前是在用技术进步弥补契约精神的不足,这是一条出路,但是它在文化上的效果我们还是要观察。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首先是不要裁员,尽量维持。此外,我一直觉得慈善应该是所有人的习惯,不是只在企业身上。钱多有钱多的出法,钱少有钱少的出法。普通老百姓日行一善还是没问题的。

HBRC :哈评的价值观是长期主义、乐观主义、理想主义和进取心。我们始终觉得社会需要一点积极向上的力量,不管是个人还是组织。

储殷:我是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进化,从来不是通过乐观主义完成的,都是在悲观、沮丧和绝望的过程中努力挣扎摸索出来的。所以进化都来自于生存压力的逼迫,从来不会一帆风顺。人类所有有用的价值,人类所有有用的智慧,基本都与压力和挑战联系在一起。跟痛苦的联系,远远甚于跟快乐的联系。

结 尾

采访中,储殷说:中国人的幽默感全在庄子里,中国的人生智慧基本都在老子里,孔孟是责任感很强。如果看孔孟,讲的是家国。对于老百姓来说,更多的时候是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尽量善待身边的人,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对于储殷而言,无论他于社会上的身份如何转换,至今为止,一直没有改变过的就是“看重做人的道义”:守信,不出卖。虽然也遇到过很多检验,但是都经受住了。储殷说,坚守不出卖的信义,让他始终坚信自己还是一个好人,良心没有愧,人活得就很坦然。坚守信义,自是储殷之道。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FuRDYt1ZSR56-GFOzHeMHg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cw3.com/16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