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图图资源公众号引导关注.jpg
以上资料,免费领取,领取地址:https://vip.f6sj.com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一场新书发布会上,能有多少种“重逢”?

12月3日下午一点半,在富阳大管家剧院酒馆,作家李杭育和读者分享了他的新作《醒酒屋》。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40年前,李杭育在富阳写出“葛川江系列”小说,成为作为“寻文学”的代表作家;40年后,他回到富阳,并定居于富春江畔的黄公望村,再次开启对这片山水的深入描绘。

这个下午,李杭育在富阳“超过500个的老朋友”中的许多位,来到《醒酒屋》的分享现场,聊新书,叙旧情。对李杭育来说,这场分享会,也是他与多年前的自己“重逢”。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在富阳,李杭育与作家袁敏对谈

其实,因为《醒酒屋》的出版,对李杭育而言,这段时间无数种“重逢”纷至沓来。

在这次分享会之前的一个周末,也就是11月26日,《醒酒屋》在杭州弥陀寺文化公园的晓风·明远书院内举行首发式,题为:“真实自有价值”。

李杭育在杭州城西酒吧遇见的那些姑娘与小伙子,在大学工作时的同事与学生,都来到现场。他们都以化名亮相于《醒酒屋》这部小说中,并讲述着真实的故事。

来到现场的还有——《江南》杂志的主编钟求是,《醒酒屋》在出版之前以13万字的篇幅首发于《江南》,钟求是首先读到它的人;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翟业军与资深出版人邵敏是第一批阅读这部小说的评论家;浙江文学院(馆)院长程士庆则为《醒酒屋》在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进行了牵线搭桥。

对《醒酒屋》,他们都有“读后感”。

1

在晓风·明远书院,《醒酒屋》的首发仪式,正是在一场“重逢”中开启。

因为《醒酒屋》,李杭育与活动的主持人马莉是时隔21年之后再次对谈。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明远书房,马莉(左)与李杭育(右)

很多人都记得,2001年3月11日上午9点,浙江电视台就开了直播的先河,雷峰塔地宫发掘的全过程通过这次直播,同步于全国人民的眼前。

这场直播的主持人是马莉,她对谈的三位嘉宾除了李杭育,还有考古学者徐苹芳先生、建筑史学家郭黛姮女士——用李杭育的话来说,两位学者都是“很厉害的人”。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雷峰塔里可以看到当年地宫挖掘直播影像资料

“一个小姑娘来对付我们三个人,而且直播三个小时,不能冷场。”李杭育说,时隔21年,但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现场发掘,充满未知,但是主持人敢问,嘉宾敢答,各有底气。

这一次,马莉自然也是有备而来。

活动现场,有很多新读者,在马莉的阐述中,大家对《醒酒屋》的创作背景与故事有了清晰的了解。

《醒酒屋》是李杭育继2015年出版《公猪案》之后,又一部长篇力作。熟悉李杭育的读者都知道,他以写日记来记录生活的每一天。

《醒酒屋》正是由他8年来的日记为蓝本汇集而成,全书18万字,比在《江南》首发的版本多了5万字,因为不用受制于篇幅,更多引人入胜的细节被展开。

“真实自有价值。”正如李杭育在创作谈中说的那样,《醒酒屋》中的大学教授李三,便是李杭育本人,醒酒屋,则是李三在杭州城西租来的一间房子,是他泡吧之后休息的地方。正是围绕泡吧、教书等诸多场景,形形色色的人物一一登场,《醒酒屋》再现了当下的生活图景。

2

如果将“醒酒屋”这三个字顿开来读,便是读《醒酒屋》的三个角度。

对李杭育这部新作,《江南》杂志主编、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钟求是,向读者分享了新的读法:“醒、酒、屋,三个字恰到好处。”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从左到右:马莉,李杭育,钟求是,翟业军,邵敏

在他看来,书中那些大量关于杭州酒吧以及对其中形形色色人物的描写,“似乎如酒般有些迷醉,却又折射出当代社会的世俗百态。而透过文字,又能看到一个独立、自由、丰富的观察者,精神上是清醒的。”他说,“屋”字,则体现在读完后飘在心头的那一丝如家般的温情,“它来源于作者以平等视角深入最普通人群后留下的文字,常常散发出真诚的力量,触动人心。”

在微醺中展现一种“清醒”,浙江文学院(馆)院长程士庆也读出了《醒酒屋》的这种深意。

“他进入微醺状态的时候,实际上是他最清楚的,因为他对人物的观察,他的创作灵感都被激发出来。”正因如此,程士庆很期待李杭育有更多作品在“醒酒屋”的架构中被创作出来。

同时,他很感慨在于一代一代作家能因为一本书聚一个初冬下午的和煦阳光里——李杭育曾于1983年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而刚刚过去的十一月,钟求是捧回了鲁迅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奖。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程士庆谈《醒酒屋》读后感

《醒酒屋》具有鲜明的李杭育标识,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翟业军说,《醒酒屋》是一本只有李杭育才能写出来的书,因为,一部长篇作品要把那么多的人和事绾结在一起,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

“李杭育老师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说特殊的事,特殊的地点,特殊的人。”翟业军说,李杭育作为“全中国泡吧最厉害的作家”,如同一个男版的陈白露(曹禺话剧《日出》主人公),在酒吧这个特殊的地点,集结了各种人。

而从大学老师的职业身份来说,翟业军对《醒酒屋》有非常感兴趣的两点:其一是酒吧工作人员的生活,其二是李杭育在课堂上讲述的一些创意写作观点。

在资深出版人邵敏看来,《醒酒屋》如同一本“人生攻略”。

最初在《江南》杂志上读到《醒酒屋》,他就觉得在此之前无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写作,还没有一位中国作家能够将我们城镇化过程中的一个变化细腻地写出来:“《醒酒屋》记录了发生在酒吧这么一个特定的地点,那些形形色色人物的命运起伏,让人隐约读出这个特定时代的一种图景。”

邵敏甚至觉得,李杭育结构了一本《醒酒屋》其实是为了“卖弄”自己的观点——无论是关于婚姻、家庭,还是关于文学。当然,邵敏所说的“卖弄”不是贬义词,“因为其中涉及的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只有通过这样的人物与这样的方式,才能表露出来。”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3

《醒酒屋》中,除了“李三”和太太“阿沫”,其他人物大都不是杭州人。

“他们怎么在杭州立足?这是我一向比较关心的事情,他们中有几个人在杭州成功落脚,但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你想,杭州是房价那么高的地方!”

李杭育觉得,自己写进小说的人物,“哪怕是用的是化名,这是我爱他们的一个记录,我以后翻看这个小说,会想起他们”。

猴子”和“喜云”也来到《醒酒屋》的新书首发现场,在小说中,他们分别是“猴吧”和“云吧”的掌门人。如今,“猴子”进入房地产业,而“喜云”开了咖啡馆。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从左到右:“喜云”,李杭育,“猴子”

“猴子”是江西人,很早就从老家来到杭州,最开始是在酒吧的后厨工作。在这座城市慢慢有了根基之后,他开出了自己的酒吧。“猴子”叫李杭育叫“李哥”,他说“李哥”愿意听他讲故事,并说要将他的故事写到小说里。翻开这本《醒酒屋》,“猴子”是“李三”之外最为重要的人物,而被写出来的故事,“猴子”说98%都是真实的。

“猴子”很感谢“李哥”,有一段时间,因为定位出现问题,“猴子”的酒吧连续一个月只有“李哥”一个客人。

“他就一直在鼓励我,他鼓励我的时候不是叫我‘猴子’,他叫我‘猴猴’,这种感觉好像是我妈妈,感觉妈妈在说:你要坚持啊!”“猴子”说,“李哥”问他开店一天的成本大概多少,当时,房租加上各种成本,大约是500元,“他说,你不要着急,我今天晚上就用500块钱来消费,我保证你这个这个店能持续下去。”“猴子”没有想到的是,李杭育坚持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整个吧台就他一人,陪着“猴子”聊天。

其实,当时“猴吧”隔壁有两家酒吧,客人很多,“按照‘李哥’这个性格,他很喜欢热闹的地方,但当时他一直在默默帮我,我很感谢他。”“猴子”说出这些话,眼睛里闪着泪花。

“喜云”19岁来到杭州,在酒吧兼职的第三天,她就认识了李杭育:“认识他第一天我就喊他‘爸爸’,喊到现在,感觉很亲切。李老师对我们很好,那时候一下子就在想他是我爸爸该多好。”

这些年,“喜云”和李杭育一直有联系,甚至,李杭育还去过“喜云”在衢州的老家,在饭桌上,他问“喜云”的爸爸妈妈:“‘喜云’叫我爸爸,你们怎么看?”“喜云”的父母都很开心。

“喜云”说,李杭育给了女孩们很多生活、工作、家庭婚姻方面的建议。而“喜云”的同事——“小曼”“小萌”等,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来到活动现场,“喜云”帮大家买下李杭育的书,并请他郑重地签下名字。

4

《醒酒屋》还有一个重要的场景是大学校园。李杭育在浙江理工大学的同事薛亚军与宫富也来到活动现场,在《醒酒屋》中,他们分别是“夏河西”和“阎富”。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从左到右:马莉,李杭育,薛亚军,宫富

2004年到2017年,李杭育在大学任教。作为上世纪80年代已经出名的作家,李杭育的出现让很多同是老杭大中文系毕业的同事很是吃惊。

如今,虽已退休5年,但同事们对李杭育的教学方式、教学理念,以及与学生之间的平等关系念念不忘。这些细节,都被写在了《醒酒屋》中。

李杭育的几位学生,也在活动现场的读者群中。

已是媒体人的施力维是其中一位,他还记得那些课堂上的细节:“李老师特别认真,他逐字逐句给我们改每一篇文章,动词应该怎么用?形容词应该怎么用?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事情,就是他跟我们说写文章的时候一定要给人‘咯噔’一下的感觉——就是说,你写100字、200字之后,就要有一个让人比较触动的一个细节。”

正是李杭育这样的作家走进课堂,让施力维和他的同学知道了作家到底是如何进行创作的——“其实说来也非常简单,很小的一个故事,就会触发某一点,让他十几二十万字就写了出来。”

每个人对李杭育都有独特的称谓,晓风书屋的朱钰芳则称他为“师公”。

朱钰芳说,西湖边曾经有一家三联书店,这是她走出校门后第一个工作的地方。今天的晓风书屋,有很多当时三联书店的影子。

陈晓薇(陈晓薇_九城)

晓风书屋朱钰芳回忆初入书店业与李杭育的交集

巧合的是,当时三联书店的掌门人叶芳,是李杭育的第一位夫人。朱钰芳说,那个时候,加班晚了她就睡在书店里,或者干脆住到李杭育家,和李杭育的大女儿田桑挤一个房间。

“那段时间,最开心的时刻是能翻李老师的书架,可能李老师都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朱钰芳带着父母到富阳拜访李杭育,“李老师在富阳的新家里,还是那些书,让我感觉特别好。我开书店有很多领路人,李老师就是其中一位。李老师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这么多年,不管他在文学里的纯真感,还是他做人的纯真感,给我们这些后辈以不同的理解和引导。”

5

《醒酒屋》的封面,是基于李杭育的画作设计而成,简洁而有味,暂时也还没有腰封。

但在活动现场,这本书被主持人马莉追问出好几条“腰封”,对于读者的阅读,是不同的指引——

钟求是:这部小说的创造者是勇敢的,是真诚的。因为这种勇敢和真诚。使得眼下的社会百态在小说中反映出来,而且能够留在时间里。若干年后我们回头来再看这个时代,很有可能在这本书中找到心灵的记录。

翟业军:李老师特别牛的地方是不流露自己的一些情绪。比如写到母亲去世,看到那里我几乎要哭了,但他超级克制。他心怀平等之心来处理自己和极度落魄的人的各种关系。这种平等,无论在写作还是在生活中都是非常罕见的,我尊重李杭育老师,尊重《醒酒屋》这本书。

邵敏:我和李杭育加微信以后,天天看他写日记、泡吧,几乎没有一天例外。这世界上,很难找到第二个人像他这样如此热衷于泡吧。一个人能为了泡吧要在酒吧的边上专门租间房间作为醒酒屋,我看也是绝无仅有的。如果说一句话的话,我想说:社会百态,人生百态,你是哪一态?

除了现场嘉宾,场外也有很多人关注这部作品,资深报人陈晓薇也是《醒酒屋》的首批读者,她也发来自己的阅读推荐——

陈晓薇:这是一部无人称自传小说,你读故事,更读如何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

《醒酒屋》首发式 视频:项建中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网站右侧边栏广告位.jpg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3037184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cw3.com/15550.html